2019 beat365

我的扶贫日记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7日 星期三 点击:91

编者按:按照市委组织部的统一安排,我局于2019年3月11日增派208队曾明勇、607队任显洪、川东南队王艳和南江队唐志光等4名同志,分别到彭水县润溪乡肖家沟村、龙塘乡石院村、润溪乡麻池村、靛水街道桂花村担任驻村第一书记。

现摘登川东南地质大队王艳同志的两则日记,从中了解他们驻村的工作和生活。

 

2019年4月10日    晴

一大早,阳光明媚,春风和煦,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早饭后,我和驻村工作队员赵广成到彭水县润溪乡麻池村一组安家片区走访贫困户并替换明白卡。走进贫困户安永合家院子,见院坝打扫得很干净,房前屋后也收拾得很整洁,放眼望去,远处群山叠嶂,颜色由浅入深,俨然一副水墨山水画。家里堂屋门紧闭,喊了两声无人应,以为家里没人,突然发现侧面厨房门微开着,轻轻推门探头往里看,未发现人,又喊了两声,无人应答,正准备离开,隐约听到厨房传来极低的呻吟声,仔细一瞧,才见厨房后面凳子上一老人家靠墙半躺着,表情痛苦。我赶紧上前扶起她,询问她的情况,原来是这家女主人余太珍老人。

 

余太珍老人的家

 

询问中,我了解到余太珍和老伴安永合有两儿子,大儿子在浙江打工,二儿子在重庆打工,两老没啥文化,近文盲;安永合老人双腿残疾,腿部肌肉萎缩,平时行走必须拄双拐,余太珍则患有慢性病,长期服药。两老基本丧失了劳动能力。

余太珍老人今天一人在家,不料又犯病了。老人说话声音很小,我只有尽量靠近才勉强听得清。我问她哪儿不舒服,她说主要是头晕、呼吸接不上气,看老人状态不好,我提议马上送老人去住院,被她强烈拒绝了。

仔细一问,才知道老人不肯去住院,原因是放心不下家里养的一头猪,自己走了,没人帮忙喂猪;二来觉得反正是慢性病,不舒服是习以为常。再说家里还有腿病的老伴无人照顾。听了老人不去医院的理由,我忍不住泪水在眼里打转。我们平时居住在城里,享受着舒适便捷的生活,哪里会有生病不去治的道理。今天我才看到了农村留守老人的真实处境。我能做的大概就是坐下来陪她聊聊天,了解下她的日常生活。

在我什么都没能为她做的情况下,老人依然口口声声感谢我的关心,感谢党和政府的好政策。我提议两天后,也就是12号逢润溪赶场天,趁老人上街赶场卖山货时,我来接她到润溪乡医院看病,看完再接她回来。老人反复多次拒绝,说这样太麻烦我们了,在我的一再坚持下才勉强同意。其实她不知道,真正内心惭愧的是我!多么单纯善良的老乡啊!

在离开老人家里之前,我把我的电话号码存在了老人的手机里,另外又用纸大大地写下了我的名字和电话号码交给老人,反复告诉她万一有啥事就给我打电话,不分时候,哪怕半夜。当我写下那一串数字的时候,感觉自己写下的不仅是一个电话号码,而是扶贫第一书记的责任,是一名党员干部对老百姓的承诺和担当,是我们党对老百姓的关怀和承诺。

 

2019年4月12日    晴

今天起了个早,洗漱后匆匆吃了点饼干牛奶就出发了,一路开车到一组余太珍老人家,因前天已和她约好,今天带她到乡卫生院看病。

我把车开到路边,步行约100m,来到老人家里。余太珍老人见是我,即露出诧异又惊喜的表情,她可能惊讶我真能如约来接她去乡上看病!其实她很期盼我来,早早就准备好了要去集市卖的公鸡和土鸡蛋。她说,如果我再不来,就打算自己慢慢走路到乡上去。这里距离乡集市约5公里,老人要走约三小时。

安永合和余太珍两位老人,对我除了客气就是反复关心我吃早饭没有,非要给我做早饭,在我反复强调已吃的情况下,老人才和我一起背上背兜往车上走。从她家院子到我停车地大约100多米,老人空手都走了好几分钟。我无法想象老人背着背篼走5公里到乡上该有多难。

 

用自己的车接送贫困户余太珍老人到医院输液

 

老人要晕车,我全程开着车窗,保持20迈的速度慢慢平稳地开到乡上,路上和老人拉家常,老人抱怨在这里卖土鸡和土鸡蛋很困难,只能赶场天拿到乡上去卖,而且鸡贩子压价、少称。我趁机向老人介绍我们准备马上上线的村电商平台,以后老百姓想卖点鸡蛋或其他农副产品就方便了,保称保价还不用背那么远。老人听我这么一说,连边说党和政府的扶贫政策好啊。

到了乡上,我帮忙讨价还价把老人的土鸡和土鸡蛋卖了个相对好价钱,然后带老人到乡卫生院就医。我以为乡下就医会像在主城一样挂号、缴费,等上好长一段,但实际情况比我想象的要简便得多,当地乡政府现在对农村贫困老人就医实现零缴费入院,程序老人家比我还熟悉,直接拿着医保卡找医生看病,不用挂号、缴费、排队,这些过程全由医生护士代劳了,全程体现了“便民”二字。

 

在医院陪同老人输液

 

老人患有脑梗塞,导致经常性头晕,医生开药后开始给她输液,我陪着老人,大约三个小时。医生给了开了三天的针药,建议老人住院治疗三天。

今天是星期五,我本打算下午下班后回重庆,周末陪陪家人和孩子。一对双胞胎儿子马上小升初考试,正是需要特别关心的时候。想着老人要住院治疗三天,正好星期天出院,我星期天返回麻池,正好接上老人出院回家。我按照医生的安排,仔细给老人讲清我的时间和行程,让她星期天下午务必等我来接她出院。

和老人告别后,我开车回麻池村民委员会,因为下午村上还有事。车开出医院,行驶在乡间道上,我总感觉有哪儿不对,脑袋里反复出现老人和我告别时的眼神,那眼神分明充满期待,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我想起两天前老人生病那么严重,都坚持不来医院看病,就因为她放心不下家里腿脚不便的老伴和她的猪、鸡等,现在让她在医院住三天,暂且不说她自身无人照顾,家里的老伴和牲畜她又如何能放下啊!可能是出于礼貌和拘谨,她不便向我提要求,但临别的眼神总让我觉得异样。想到这些,我突然觉得我犯了一个大错,赶紧掉头往医院走,同时打电话告诉爱人,告知这周末我不能回重庆,并向她说明了原因。我爱人一直对我来参加扶贫工作很支持,对于我这周末不回家,虽然她内心有些失落,但还是很大度的支持了我的决定。我从心里感谢她!

 

周末陪老人在医院度过

 

回到医院,我向医生和余太珍老人说明了我的打算。今天我先接老人回家,接下来的两天由我负责接送她来医院输液治疗。说完我的想法和决定,老人布满皱纹的脸上泛起了笑容,像孩童般的纯真。此刻,老人的一个表情,一个笑容,让我感动万分!回村的路上,明显感觉老人不再拘谨,和我亲近了很多,不停地和我摆起她的家事,她的孩子,完全像一个母亲和自己的孩子一样。

我从心里深深地祝愿她老人家早日康复,永远健康幸福!